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炯青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黄炯青水墨作品集

2017-11-16 17:04:18 来源:大雅翰墨作者:
A-A+

动感一刹那(牛)

  序——林凡

  炯青与我是同乡,十年前我与他在深圳相识,我俩一见如故,成为了忘年之交。

  炯青给我的印象是诚实、聪慧、好学、质朴。他在深圳一直从事设计工作,其实我对设计也是十分迷恋的,我拜读过他不少的设计作品,也读过他几本关于设计的专著,无论是他的文字还是设计,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境界,炯青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设计大家。

  我始终没有料到,炯青还有绘画的天赋。他勤奋,悟性奇高,虽以设计为业,而与丹青结缘甚早。他的书法功底不错,加之良好的文学修养,故水墨作品也非同凡响,最近他将水墨作品集的清样拿给我看,我为之一震,细观之后不由得拍案叫好,难以相信这个说话谦逊、儒雅的设计师,画作竟如此灵光四射、粗犷豪放。他的作品很少受传统的约束,也没有刻意的修饰,而以其审美修养把握玄解之宰,窥意象而运斤。炯青的创作取境甚高,其原因一半在于他内心的灵秀,一半在于他将设计功力和艺术修养转借于水墨的创作之中,把复杂的东西简洁化,把具象的形体抽象化,以构成的方式传达艺术的形式美。我认为,无论是设计、油画、国画等视觉艺术,当达到一定高度时,其中的道理是相通的,虽为殊途,实则同归。

  诚然,炯青画水墨的时间虽不长,但他的作品不乏生动和灵气。他的灵气不但体现在他的水墨作品中也体现于他的油画、书法和设计中。吴冠中先生说过:完美并不是最高境界,艺术尚天真,要有魔力,我于吴先生的观点是认同的。炯青的创作以天真为尚,灵气畅流,新人耳目,这是十分可贵的。在当今漠视传统文化和浮躁的商品社会中,炯青淡化商业利益,全心投入艺术,并取得如此之高的艺术成就,这在年轻一代中,算是凤毛麟角,不可多得。

  炯青在洞庭湖边长大,在塞北写生也用了不少时光,因而就题材而言牛马是他的至爱。其实,古今中外,画牛画马者大有人在,炯青继承传统又突破传统,大胆尝试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创作,在表现中,他更多的是传达牛马桀骜不羁的野性,并以夸张的手法彰显其野性的动态形式,产生了良好的视觉冲击力,表达其空间节奏和形式的美学观念。在学习和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失自我,努力拓展自己的艺术空间,作为艺术家,这是难能可贵的。

  黄炯青自画自说

  很小时,就有当画家的梦想,这应该属于我的“早恋”。虽然与绘画结缘甚早,然而有缘无分,与设计联了姻,就一直坚守数年。人们常说初恋总是难忘,不无道理,虽然我不是一个移情易变的人,却还是搞上了“婚外情”,又迷上“初恋情人”。

  其实,谈不上迷恋,我干什么事情,只要遇上,都会用功,但很难专心致志,做好做坏都凭心情、心性,这才是自己甘愿付出的缘由。

  对艺术而言,我一直认为,它并非某个人特定的职业,它是一种大众行为,每个人都有对艺术的向往、追求、体验,其实这要归纳为人的审美行为。无论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富是贫,没有不喜欢“美”的。

  比如女生上街购物,买衣饰、手袋,男生留发型、装点家饰,无疑都会体现其人的审美观念和审美情趣。因此,美得教育和审美修炼,不仅是从事艺术职业者的事情,而且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共同命题。

  我数年很少画画,却没有停止过对绘画的关注。一幅好作品,使人一看就有像触电一样的反应,观画、赏物,当还来不及细读其中的情节,就能很快直觉区别其中的美丑。

  就拿自己说事,某日,我太太和她的一位好友约了二位女士来家里打麻将,第一位进门的那位相貌平平,我迟缓地打了一个招呼,便继续去看报纸,第二位进门的是一位时髦美女,我下意识的站起来,相互招呼的热情大大超出前位女士,是否有伤害到前位女士却全然不知。

  这一举动被坐在沙发上的那位朋友看在眼里,她忍不住开始调侃,对我太太说你平时老是说你老公如何正派,今天看到老公对美女的那种热情就可想而知啦。我太太却不以为然,反倒为我辩解:“一是老公热爱生活,二是身体健康,三是美感强”。太太的回答使我暗喜。

  其实,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审美的激情往往出自人的下意识,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审美迟钝是因为人的审美知觉没有被挖掘出来。人的审美主要来源于先天,即审美天赋,其二是生活中培养,三是环境所致。

  记得前几年去青岛旅行,由于独自观游,被导游扔下,我只得拿起随身携带的纸笔画各种行人和景象,太阳把手和脸都烤红了,毫无知觉,坐地三个小时后,才被导游车接回住所。

  回深后看看自己多年没画过的速写,突然感觉自己仍心存那份绘画的审美冲动,因此,“潜伏”多年的绘画情结又犹然而生。

  人生就像是一次漫长的旅行,千姿百态的人和事,奇形怪状的景和物,既让你憧憬,又让你徘徊,叠加了人生的阅历。

  经过数十年的的设计体验,我习惯把复杂的形体都予以简单化,简单以后又希望丰富化,听起来好像是哲学,其实是我对艺术形式美的追求,也是我的艺术主张。

  我对水墨以前涉足甚少,学画时多受西画影响,认为油画是画中之王。记得上国画课时,时常交不出作业,缺堂躲到野外画油画,被老师打过全班中最低的分数。今天回忆起来,真的是无知之举。

  古人画牛,大都是画牛静态的一面,而我总想画动态的,尤其奔跑的牛,因为动感会使画面活跃而具有冲击力,如同图标设计,目的是让图形具有冲击力。

  美是靠创造的,任何物体都可以去挖掘最美的瞬间,这样会激发自己的创造力和表现力。正如吴冠中先生所言:“有时候瞬间的印象最能充分表达情绪与感觉,要捕捉运动的瞬间,如果把物体描绘得一清二楚,很难传达运动感”。

  对审美的热情和持续的创新思维让人的灵感像心电图一样跳跃,它如同生命的运动,不是消耗你的能量,而是积累体能,思维也一样。

  我逐步认识到,水墨作为中国传统的一个画种,它最能体现东方神韵和文化的魅力。但从艺术形式美的角度而言,无论是采用油画、水墨、丙烯或其他材料表现,都不是根本,主要是如何表现,形式美才是根本。

  对于艺术,创作者和欣赏者一样,都是站在自然和审美的角度,透过艺术作品把彼此的距离拉得更近,因此审美不是艺术家的专属,而是人类共有的天性。

  艺术是要创新的,是充满激情的,需用心去创造全新的艺术形象。因此,要成为真正的艺术家,必须有全新的观念和豁达的心胸,这是我所悟到的。

  我在尝试水墨创作中,注重创作理念,把创意放在第一位,然后考虑采用何种形式表现,只有这样,才不会使艺术作品程式化,乃至在创作中变得枯燥乏味。

  我画的都是一些快画、小品,是在随性之中萌发出来的,仅是探索中的尝试,尽管在环境、材料和技术上有不少局限,但我深信,艺术重在观念,技术是可以提高的,而观念需要不断刷新。

  我把我的画集题名为“动感一刹那”,人的灵感、激情、乃至大是大非往往就在那“一刹那”,尽管不周全、不完善。甚至有残缺,但对人而言,那是最真诚也是最真实的体验。我深知,我的艺术仍在路上。

  十分感谢黑龙江美术出版社充当了我的伯乐,为我出版了探索和思考艺术这本小集子,我把它当做进入绘画界的入场券,敬请知音者不吝指正。

  黄炯青水墨作品集

  动感一刹那(马)

  黄炯青悟艺感言

  笔尖上的跃动,无论是文字还是图画,都是心灵的轨迹,只要把它保存下来,就会成为怀念和永恒,无法磨灭。

  

  设计与绘画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为观赏者带来愉悦。如果绘画者缺乏设计概念,设计者缺失造型技术,都是不可为的,造型(或构成)加美学观是二者的共性。

  

  我喜欢牛马,是因为牛马的精神集中了人类最大的优点,牛马朴实无华,用极其低的生活标准,为人类奉献了巨大的财富。

  现代生活,人类已异化成高纯度物质的经济动物,如果人类只为高物质消费而贪图享受,那么人与人之间变得冷漠和缺乏真情,而艺术是拯救人灵魂受物质的侵袭。

  

  灵感,是一个不安分的躁动,在灵感中萌发的作品,留下的是创作心路的足迹,成为一种不可复制的永恒。

  

  有人说专注一种事业,会让人变得缺少趣味和呆板,我倒认为唯有艺术让生活更具情趣和幽默,不知道是不是艺术与其它专业性工作之不同。

  

  艺术作品不一定要完整性,但不能忽视整体的平衡感,平衡实际就是一种和谐感,而和谐则是为了美感的满足。

  

  一幅好的艺术作品可以在第一时间的一瞬间与人产生共鸣,如果有人对艺术作品经过长时间的观摩,仔细研究或者分析后,再来判断这幅作品的优劣,那么有问题的不是作品,而是评判作品的人。

  美感与数理、文化、知识的关联性不大,它既没有定律,也没有标准,它是由人的自由心态所迸发出来的,因此,美感是人最真实的感召。

  黄金定律几乎存在一切美的要素中,如门窗、画框、书籍、建筑等,它是了解自然和艺术中的各种造型的钥匙。其实在我们的艺术创作中,已自觉和不自觉地运用了黄金定律。如果在作品中出现审美障碍,可以从黄金定律的理论中找出答案。

  尽管有人把造型艺术从理论上作分析,例如量度、平衡感、韵律及和谐性,但这并非是由知识活动下产生的结果,而是由直觉产生,它是艺术家意志和自然灵感创造出来的。

  生活中,人类很自然地对某种物象的形体的表面产生一种反映,这种反映如果能引起心灵的愉悦,那么,这种愉悦便是美感;如果是一种负面的感觉,那就会产生丑恶感。因此,厌恶与爱美是人的基本属性。

  照相机是个好东西,它能瞬间记录生活和物体,但照相机既是画家的朋友,也是敌人,在我需要资料时,照相机是我的朋友,在作画时它是我的敌人。当然每个人的处理方法不一样,不一样就是创意,就有可能成为艺术。

  我在完成设计作品时,习惯在画面找一个重心(点或线),所有图文都围绕这个重心来布局,在分布中达到一种平衡。我后来又尝试把此方式运用到水墨画的创作中,在变化中求平衡,常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和收获,所以我认定艺术形式的东西往往是相通的。

  对艺术作品的创作,不仅是表层的形与色,重要的是潜入内心,透过表象来丰富创作者内心情感的世界,艺术作品才会释放出生命力。

  艺术家除了发现外在之美,更要挖掘内在之美,作品的内在精神比外在的形体更重要。

  美,是一种追求,其实,生活中没有完美,艺术也一样,日本一些价值的陶器,艺术家们有意识的利用陶器运转轮盘让其自然产生缺陷。他们认为不完美的形体更有艺术价值。中国的印章亦如此,印章的残缺更具美感,我从这些艺术形式中悟出了审美的意义。

  水墨画与油画无可比性,没有好坏,只有喜欢和不喜欢。但这并不说明二者不能融合,西方人和中国人都尝试过把二者融合进行创作。日本的现代设计和绘画,有明显的东西文化特色,值得我们学习与探讨。

  中国易经的核心就是“变”与“通”,万事求变,变则通,不变则止。艺术也是如此,学习中国祖先的伟大思想,可以解码很多事物的奥秘。

  我确信:艺术不是“教”出来的,好老师只能予其启发,而学生只有一个字,“悟”。如果不深入其中,会误以为书本上和课堂上发生的事情都是正确的,所以我们要独立思考这个问题。

  我的画经历从木炭笔速写,再到一般纸上的彩墨画,最终演变到大幅宣纸的水墨画的三个阶段,因此在编排中分为三个层面,以此体现我绘画的经历。我把这本集子看作是对艺术的敬畏,因为有这份敬畏才谈得上对艺术的神圣感,这份敬畏对我而言,显得尤为珍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炯青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